1990.08

你憔悴的身体里,
有颗过于敏感的心;
你美丽的眼睛里,
有眶非常酸涩的泪。

那颗心不能补救人儿,
那双泪不会滋润花儿。

跳出去,快跳出去,
跳出这是非之地,
不再有敏感的心,
不再有酸涩的泪。

而你有落会来,
回到这烛台前,
让滚烫的烛泪,
滴落在你修白的指甲上。
Category:

Related Posts